吴琼在午休期间照顾杨猛。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摄吴琼在午休期间照顾杨猛。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摄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实习生 廖舒妹 刘洁

  这是一个“中国好嫂子”的故事。去年10月,深圳市保安服务公司保安杨猛在值夜班期间突发脑溢血昏迷,经手术苏醒后偏瘫,生活无法自理。今年3月,杨猛的嫂子吴琼千里迢迢从四川老家赶来照顾他。在嫂子的照顾下,杨猛病情逐渐好转,有望恢复健康。

  值夜班突发脑溢血昏迷

  杨猛今年40岁,来自四川省洪雅县,至今未婚,在深圳举目无亲。母亲在其8岁时因车祸去世,父亲异地重组家庭,多年来很少管他,哥哥在外打工,妹妹远嫁到外地。

  2018-12-16凌晨2时许,杨猛在值夜班期间突发脑溢血昏迷,同事连忙将他送至深圳市人民医院抢救。杨猛送医时病情十分危重,昏迷不醒且伴有呕吐症状,由于当时没有亲人陪同,医院为他开通了绿色通道,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手术后,杨猛却一直昏迷不醒。“来到医院看到杨猛的病情,当时我们所有人都不抱希望了,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杨猛的嫂子吴琼说。

  没想到,奇迹发生了!在昏迷了53天后,杨猛苏醒了。

  苏醒后的杨猛不能言语,进行康复治疗迫在眉睫。深圳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戴黎萌主动联系深圳百合医院院长吴耀晨,将杨猛的情况告知他,吴耀晨立马答应将杨猛转到深圳百合医院进行治疗。

  辞工来深尽力看护

  今年3月,杨猛的嫂子吴琼从四川老家赶来深圳,今年已经50岁的她,顾不上舟车劳顿后的休息,刚下火车就直奔深圳百合医院。一走进病房看到全身都插着管子的杨猛,触目惊心的场景让吴琼一下子湿了眼眶。“太可怜了!他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只有我们才能帮到他。”吴琼说。

  正当吴琼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杨猛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虽然他无法言语,但吴琼知道,杨猛是不想让她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杨猛,吴琼怎么也说不出离开的话。经过短暂的内心挣扎后,原本只是来送治疗费的吴琼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留在深圳照顾杨猛,直到他康复、生活可以自理。

  就这样,吴琼辞掉了老家安逸的工作,留在深圳照顾杨猛。但吴琼却不敢跟父母说实话,只说来深圳务工。“父母年纪大了,儿子要上大学,还有贷款要还,家里的经济压力全压在我老公身上了,女儿怀孕了也需要人照顾,但是我却没有陪在他们身边。”

  今年5月份,女儿生小孩,吴琼也没有回家。说起家人,吴琼面露愧疚之色。让她觉得欣慰的是,家人都很支持她的决定。

  坐在病床旁做刺绣赚生活费

  刚到医院的前两个月,吴琼每天晚上睡觉都只能在病房的过道上打地铺。直到今年“母亲节”,她收到女儿的节日红包,才狠下心来花了108元买了一张折叠床。“走投无路的时候就只靠女儿和女婿救济,最窘迫的时候,身上只剩下60块钱。”吴琼说。

  吴琼告诉记者,杨猛刚转院的时候,深圳市保安服务公司支付了3000元治疗费用,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由于钱款不到位,杨猛接受的包括针灸和吞咽训练等在内的康复治疗措施,直到今年5月才开始进行。

  照顾杨猛的日子十分艰辛,吴琼心里有苦但无人诉说,还经常遭到别人的误会,“闹心”的事情也不少。一天,吴琼给杨猛喂中药,因为药汤苦,杨猛“哇”的一下,把药全吐在了吴琼身上。看着1000多块钱一副的药散落一地,吴琼十分心疼,却只能偷偷跑到病房外大哭一场。

  由于请不起专业护工,吴琼只能自己照顾杨猛。在杨猛睡着的时候,她便坐在病床旁做刺绣赚生活费。为了赚取更多的医药费和生活费,她偶尔还做钟点工和病人陪护工等来维持生活。

  为了筹钱给杨猛看病,吴琼还曾做过癌症晚期患者的临终关怀陪护工作,瘦小的身板,在不靠任何人帮助的前提下,竟能将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抱到轮椅上。原本胆小又瘦小的吴琼,慢慢变得勇敢和强大。

  自学照护技能细心照料

  在照顾杨猛期间,吴琼曾外出打工10多天。“当时我是到了没钱吃饭的地步了,才会离开医院去打工的。”但她万万没想到,回到医院后,却发现杨猛的康复状态退步了。

  “之前的努力一下子归零了,一切又要从头开始。”从那以后,吴琼决定专心照顾杨猛,不再让他人看护,全程参与杨猛的康复训练。“我想,就算一年没有工作,如果能换来杨猛的康复也是值得的。”吴琼说。

  由于请不起专业护工,吴琼便心生一计——“自学成才”。她认真观察医院专业护工的照护过程,一步步学习他们的按摩手法等照护技能。后来,医院的其他病人家属看到杨猛的康复情况一天天好转,纷纷向吴琼“求经”,她也乐意倾囊相授,还因此认识了不少朋友。

  同病房的病人家属王大姐说,吴琼的努力和辛苦大家都有目共睹,有时候杨猛意识不清醒会做出一些无理取闹的行为,但她从来不会对杨猛发脾气,反而像哄小孩子一样温声细语地劝说。

  小叔子呜咽流泪

  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8个多月的康复治疗和吴琼无微不至的照顾,现在杨猛已经能勉强行走,语言沟通能力也有一定恢复,这让吴琼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

  吴琼表示,每个人都会生病,都会有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给自己的子女做个榜样。记者了解到,由于头部还有点脑积水,杨猛近日刚做完腰穿手术,如果要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以自理,至少还有半年到一年的康复时间。

  在采访过程中,听到吴琼讲起这些事情,杨猛多次低声呜咽,眼泪直流。“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希望杨猛能重获新生,得到最大程度的恢复。”吴琼说。